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大公报:港人遭日军蹂躏的三年八月 苦海不可忘

【发表时间:2019-08-13 09:13:16 来源:】

  中新网8月18日电 二战期间,一幕幕惨剧不断在日占时期的香港发生。以下便是香港大公报记者采访香港亲历者的所见所闻:

  “那些女仔被日本兵逼上二楼,之后传些声音下来,有人喊啊,救命啊,哭哭啼啼,好大声反抗。”对于年近九旬的老人家梁汝基来说,1941年“黑色圣诞日”前的平安夜,一点也不平安,简直就是噩梦。翌日,港督杨慕琦向日军投降,香港进入“三年零八个月”的黑暗岁月。

  1941年12月8日,日本陆军渡过深圳河,南下攻袭香港,很快新界九龙就被占领。24日,港岛市区英军退至湾仔马师道防线,日军到达波斯富街利舞台一带。当时13岁的梁汝基,与父母租住在利舞台附近的“加拿大餐厅”二楼,透过窗口,他目睹了英军的败退。

  “那些英军无个得,全部投晒降,枪都不响一下,见到日本人就走,那些印度雇佣兵,缴枪举手,就被俘虏,都不去和日本人斗。”回忆那段香港的屈辱,梁汝基难掩心中的愤慨,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日本军队进驻后,竟马上对居民胡作非为。

  “女孩披头散发 衣服都烂了”

  梁汝基忆叙,当日傍晚,一批持枪的日本兵,开始将利舞台附近的居民赶下楼,不准留在楼上,并将他们男女老少、一百几十人,全部集中在利舞台对面、坐落于三岔路口的一间店铺内,“全部人无得坐,不准站,要全部蹲在地下”。约十个日本兵守着,大家都不敢出声。

  到了约晚上八点,两三个“穿着长筒靴、佩戴短枪”的日军“首长”走了进来,然后有日兵用手电筒照向人群,态度极其恶劣,“他每个人都看,原来是想找美女”,梁汝基说,当时每个人都很害怕,心知日本人想强奸妇女,因此很多人包括他妈妈,都弄乱头发,遮着脸,不给日本人看。但最终日本人还是挑了“四、五个女仔”,梁汝基不禁哀叹,因为那些女孩子他认得,“平时返学都见过,是圣保禄(书院)的女仔,十多岁,都是学生。”

  梁汝基怒斥,这明摆着就是强奸,“我们都没有办法,好像傻了一样,都未见过这种场面”。之后有一个女孩先下来,衫裤都被撕烂了,然后躲在一个角落,一声不发。一个半小时后,其他女孩也下来了,“全部披头散发,衣服都烂了,有些人还流血,可能因挣扎而被打。”

  谁知日军兽性不减,强奸完这批女孩后,继续挑选第二批,再次用手电筒照人。有些人用手掩着脸,都被日兵强硬地拨开,以便长官看样貌。“他们又弄了几个女仔上去,又再次大嘈大闹,两三个钟后才下来,之后就沉寂了。”

  “曾经看见青年尸体挂树上”

  梁汝基表示,当晚大约有十个女孩被日军强奸,事后都又哭又啼,“话要跳楼,又要自杀,我听到有一两个话‘我要死啦,点样(没脸)见人啊?’”他又说,除了这次亲身见证以外,之后也听闻香港很多地方发生日军强奸妇女,几乎任何地方都有。他续称,众人被禁锢了一晚,翌日天亮,驻守的日军都不理他们,大家才够胆逃走。他回到住所楼下发现,守在门口的日军都撤走,并往中环方向去。

  梁汝基表示,在随后的日占初期,他目睹了市区“满地尸骸”,例如在尖沙咀火车站,就见过有青年尸体挂在树上。而他父亲经营的花纱布匹,亦被日军没收为军用物资,家庭破产,最后只能回广州老家暂住。

  湾仔西环变“慰安地狱”

  有关香港沦陷时期的慰安妇的第一手文字资料不多,前养和医院院长李树芬医生的回忆录:《香港外科医生》是极其珍贵的一本。该书记载了日军在湾仔和西环开辟“慰安区”,并公开索求“五百名”慰安妇的计划。但李树芬指出,当年香港慰安妇的数量更为“庞大”,养和医院亦接生了不少中国妇女被日军强奸后所诞下的孩子。

  李树芬在回忆录指出,日军在占领香港的最初3日大肆“庆祝”,“无恶不作”。1941年“黑色圣诞日”的后一夜,一批日本兵在养和医院对面的山光饭店大吃大喝,“醉后便四处抢掠,强奸和杀人”,“救命之声此起彼落,还有人敲击铁罐求救。”日兵甚至“强行进入医院,搜寻护士”,李树芬便带夜班女护士退避。翌日他才得知,位于赛马会的临时医院,“有几位外国籍的护士不论年龄,除及时逃掉者外,皆被日军奸污。”

  一日,日军总医官江口上校通过战前港英政府副医务总监华伦天奴的穿针引线,来找李树芬商讨在香港筹设日军“慰安区”,声称以此缓和强奸问题。江口率直表示:“我需要500名女子,请教我向何处去找她们呢?”华伦天奴在旁作批注,所谓的女子就是娼妓。

  李树芬告诉江口无能为力,但江口续提出“湾仔区和西环区划为妓区的计划”,并对李树芬说:“这是一个迫切的问题,必须急予解决”。李树芬婉转地反对,拒绝提供意见,希望日军在设立妓区时,保护区内的良民。

  不过江口的慰安区计划“被迅速实施以及发展”,湾仔很快变成一个日本化的社区,“店铺及妓院的格局,全采日本式,如用纸窗,松木,灯笼等,还有最触目的是到处高悬着日本国旗。”“妓女的人数,应该以千数来计算”。这些“妓女”,除了来自本地,还有从近乡及广州招致,也有日本来的,李树芬慨叹:“日本人把香港这个交通枢纽之地,改作了皇军慰安所,人欲横流的淫秽地狱。”

  枉死者众 人口大跌

  为了减少香港的粮食负荷,日本推动归乡政策,欺骗或强迫市民离开香港。根据梁炳华做过的访问,有些人当年被日本人骗上船,声称去海南岛有饭吃,但结果船去到公海后,就被日本人扔下海,很多人枉死,生还者凤毛麟角。战后,香港人口由160万,下跌至不足50万,除了部分离开香港,很多人都是被杀死或饿死。

  对于日占时期的教育状况,梁炳华有专门研究。他指出,战前香港是教育事业发展得不错的地方,受教育的人估计有11万,但去到沦陷时期,跌到约3000人,战后继续办学的学校只有十间、八间,但多了不少日语学校,以推动市民学日语。他强调,香港教育在三年零八个月陷入极低潮,很多适龄儿童都无机会读书。(朱晋科)
更多精彩:
深夜福利 http://www.juesry.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