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佛山精神病女子被困木笼已拆除 当地承诺救助

【发表时间:2019-09-11 15:07:23 来源:】

[摘要]昨日,锁在笼中的精神病患者陈雪梅被“解锁”,丈夫黎金次也应要求拆除了笼子。更有知情人士透露,相关部门也在着手解决黎金次小孩来佛山读书的问题,让三年未见一面的这对父子能在佛山团聚。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妻子患精神病无钱救治菜农自制木笼锁妻近一年

正在加载...
< >

    南海大沥上一村,黎金次和陈雪梅居住的菜地棚屋。昨日,陈雪梅已被送往医院治疗,黎金次已将木笼拆除。南都记者 张明术 摄

    昨日,锁在笼中的精神病患者陈雪梅被“解锁”,其丈夫黎金次也应要求拆除了笼子。“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轻了点。”黎金次连说三声感激,并希望政府能继续帮忙。更有知情人士透露,相关部门也在着手解决黎金次小孩来佛山读书的问题,让三年未见一面的这对父子能在佛山团聚。

    南都佛山昨日报道了南海大沥菜农黎金次“笼锁病妻”后,相关部门已经介入,并于昨日下午将陈雪梅送入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费用也暂时由政府部门支出。黎金次家乡英德残联也向南都记者表示,一定会帮助这个家庭。更有佛山爱心人士和组织也表示准备捐助爱心。

    大沥民政:陈雪梅已送院治疗费用暂由政府支出

    昨日,大沥镇民政部门已介入事件。相关工作人员赶赴上一村现场处理,社区居委会也到了现场核实情况。据悉,患者陈雪梅曾到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门诊治疗,但由于经济原因,并没有坚持长期服药,所以病情每况愈下。昨日上午,民政部门已联系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应急处理。

    根据相关规定,因陈雪梅曾砸汽车,属于有肇事肇祸倾向的疑似精神病人,可由亲属、派出所或村居委送院进行诊断治疗。在征得家属的同意后,社区居委会已于当日下午协助家属将患者送院治疗。据悉,治疗费用暂时由政府部门支出。

    相关部门称,虽然陈雪梅并非佛山本地户籍,但民政部门也会尽力救助。另外,也会着手发动社会资源对他们进行帮扶,并安排医务社工进行跟踪服务,希望在阶段性的治疗后还能得到后续的帮助。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大沥相关部门也准备着手解决黎金次小孩来佛山读书的问题,让这对父子团聚。

    英德残联:建议先申请评残和低保一个月内或可办好证件

    此前,黎金次表示去年妻子陈雪梅申请残疾证的材料已经托熟人办理,但至今未有消息。昨日,黎金次户籍所在地的英德残联向南都记者表示,经查阅资料,并未在相关系统中发现名为陈雪梅的申请材料。

    英德残联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定是没有收到相关材料。但对方随后承诺,一定会关心帮助这个家庭。该负责人建议,黎金次可先到英德人民医院或者慢病站替妻子申请精神病评残,然后可以一个月内办好证件。针对黎金次家庭情况,该负责人也表示,建议到英德民政部门申请低保户。

    南都记者获悉,申请低保户后,可以每年多申请1200元的补助。此外,英德精神病的重症患者,目前每年有1800元的国家补贴。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对于黎金次一家,部门可能没关注到位,若回家乡办理入院治疗后,可以减免一些费用,个人出的部分不多。并可以住到康复出院,在住院期间还可以享受药物免费。

    对此,黎金次表示会给妻子办一个证,减轻他和哥哥一家的沉重负担。

    黎金次:心头一块石头轻了好多还是担忧日后治疗费用

    昨日下午,黎金次在相关工作人员监督下,拆掉了他为妻子做的木笼子。他嘴里说着“这样很好”,但心里也有一些担忧与不舍。

    令他忧虑的是,妻子陈雪梅入院虽然一切由大沥民政部门和居委会安排,“日后的治疗费我负担不起。”黎金次说,因为自己曾带陈雪梅治疗时了解到,每个月的治疗费用要几千块,这对于收入微薄的他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负担,“希望政府能帮忙下去就好了。”黎金次说这是他的不情之请。

    对于政府部门的介入,黎金次很是感激,许久才吐出一个“好”字。他说,在去医院之前,居委会安排人员要将他用来锁病妻的笼子拆除。“他们说要拆掉,这样锁着不好。但我担心,以后回来发作砸车打人怎么办?”。昨日下午4时,他还是回到菜地,在相关工作人员监督下,拆掉了木笼子。

    “我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我老婆大哭,可能是看我走了,不习惯。”离开妻子,黎金次也有些难过,但随即释怀,“这样也好,希望医生能尽快治好她的病,有正常的生活。”

    部门支招

    市救助站:可申请社会临时救助

    昨日,佛山多个部门也给黎金次支招。市救助站副站长龚彪建议,“可以考虑大病治疗救助”。

    龚彪表示,去年5月1日起,《社会救助暂行办法》新出台,其中针对临时救助,就有相关的政策内容,按照政策指引,当事人陈雪梅是可以申请到临时救助的。

    龚彪还给出了具体操作指引。他表示,首先是由当事人家属向当地政府部门提交申请,由当地民政部门出面将当事人送到市救助站,再由救助站护送到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一段时间。“通过这种方式的病人,在医院治疗期间的费用均由政府支付。”

    据了解,像陈雪梅一样的外地户籍精神病患者并不在少数。仅佛山市救助站每个月接收的外来人员精神病患者平均就有15人,今年接待的精神病患者约300人,大都为外来人员,他们中有的是流浪走失,有的是被家属遗弃。

    龚彪表示,目前由市救助站送至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救助治疗后滞留的人员差不多有500人,有些精神患者经过一段时间治疗,病情稳定了,能联系到家乡或家属的,就会护送他们返乡。

    民政局:可考虑申请常住居民身份

    昨日,佛山民政部门也向南都记者表示,救助异地精神病患者,相关救助政策仍未出台。但由于黎金次和妻子在佛山工作多年,建议可以尝试申请成为佛山常住居民。

    该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成为常住居民后,一些相关政策则可以惠及覆盖到这个家庭。南都记者了解到,佛山近来出台的《佛山市异地务工人员大病救助试行办法》,符合条件的最高可资助2万,这个政策所惠及人群也就包括佛山常住居民。

    该负责人建议,同时也可以向佛山慈善会等机构申请相关补助。但只是短暂的救助,如果家庭长期需要社会关注,仍需相关部门和社会联动。

    社会关爱

    有协会筹划爱心义卖 读者叹心酸愿意捐款

    昨日,佛山已有热心义工开始募集保暖物品,更有热心人士表示愿意捐钱资助黎金次一家。

    佛山市志愿者自驾车服务队听闻黎金次一家冬天缺少衣被后,下午就发动了募捐。有负责人表示,希望去探访下黎金次一家,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很心酸。”昨日,佛山市朝阳关爱单亲低保家庭爱心协会负责人肖健芬了解到黎金次一家的情况后,连声表示。她说,此前协会曾和记者一同探访过黎金次家庭。经过核实了解,他们确实比较困难,陈雪梅病情算是比较严重,更需要社会各界关心和帮扶。

    “我们会对这个家庭持续关心和爱心帮扶。现正在筹划举办一场爱心义卖,希望能够募集一些保暖棉被和衣服。”肖健芬说,上次探访回来后,义工队骨干特意咨询了一些相关部门了解政策帮扶,同时向社会发起募集,“打算过几天给他们送保暖物品和电磁炉等。”

    昨日的报道也引起了不少社会爱心人士的关注。昨日,佛山本地人士张女士来电称,她对这个无奈的家庭也感到十分心酸,更表示自己愿意给这个家庭捐款。

    不过,到昨日下午,黎金次称,自己还没收到相关电话。目前,他说自己只想一个安稳就够了。他表示非常感谢社会的关心,这是他20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社会的温暖。

    政策观察

    精神病患异地救助的佛山“困境”

    昨日,黎金次家庭得到社会和部门的关心帮扶,但对于精神病人的救助,佛山也正面临着有史以来的最大“困境”。佛山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近年,佛山对精神病人支出的安置费用,以每年20%的比例增长,“已经突破了几千万元。”

    最大问题是无处接收

    对部门而言,钱不是问题,更大的问题是,有钱安置但无处接收。“佛山市精神病治疗管理所,180多个床位,早已经满员。”该负责人表示,此前向佛山第三人民医院推送的四五百名精神病患者,也让该医院人满为患。“人家甚至都害怕再送人来,因为实在安置不下。”南都记者了解到,这些被安置的患者,有些是佛山本地的,也有些是外地的,费用均由政府全额买单。

    如今佛山对精神病患者救助的尴尬是,每年新增几十个患者,几乎无处安排。有研究者建议,佛山目前可安置的地方仅有“市三”和“精治所”两个,建议适时增加多几个精神病患者的专业医疗机构。

    目前佛山精神病患者每年增速惊人,患者越来越多。值得关注的是,被佛山民政部门称之为“洼地效应”:因佛山救助条件好,附近地市一些精神病患者纷纷涌入。

    “这是佛山从未遇到的救助压力,实在是没有办法。”该负责人称,对于无亲无故的流浪精神病患者,佛山救助是不分内外,一律照收。

    有亲人有身份者更难救助

    而对于有亲人有身份的,目前救助的政策则是无能为力。“因为按照政策,救助会归属到属地管理。”该负责人表示,以黎金次妻子为例,因为户籍不在佛山,又不是常住居民,很多救助政策想帮,但依据政策很难实现。“这也是目前客观存在的一个困境,不仅佛山如此,其他地方也是一样。”而佛山目前面临的尴尬则是,仅有的救助机构人满为患,新的机构也不能建立。民政部门则建议,可以借助周边城市进行分担安置。

    不久前,肇庆安排了佛山送去的多名精神病患者。南都记者了解到,这些安置费用几乎都是佛山买单。“但是也面临一个问题,就算我们佛山出钱,人家有时候也不接收。”有分析指出,目前在珠三角,广州每年救助的金额达到上亿元,而其他一些大城市也同样面临有钱没床位的困境。“这些都需要国家层面来梳理解决,而省级层面或许也难以搞定。”有研究者表示。

    而对于异地救助,则更需要出台相关政策,能打通相关城市互动互联。“简单一个例子来说,不断淡化户籍地,这或许是一个途径,但目前政策还不明朗,仍旧是等待。”有研究者向南都记者表示。

    外来者帮扶的“政策空白”

    目前,针对精神病人的帮扶政策对象大都为户籍人口。“外来籍人口,比较难办。”南海区残疾人联合会一名负责人直言,目前所有的措施政策都是针对户籍人口,外来人口的没有涉及到。

    在佛山,各区针对户籍精神病人的帮扶形式各有不同,有些依托医院,有些是购买第三方机构。南都记者了解到,在南海,对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代残疾人证》精神残疾一级、二级的低保家庭或者低保临界家庭,目前的政策主要有重残托养、免费派药,而对于突发性的狂躁发病,也有精神病康复救助,主要是安排在医院治疗,3个月为一个疗程。

    从去年开始,南海通过购买服务,由第三方机构给精神病人提供服务。主要是对从医院出来的精神病人,经治疗以后回归到社区,进行精防跟踪,提供心理疏导,家庭咨询服务等。

    “将外来户籍人员纳进救助范围,从政府角度来说,有难度,一放开不得了,因为太多了。”南海区残疾人联合会一名负责人表示,今年入院的精神病患者有500多人次,主要是复发率高,此外每年新增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南海区残联仅精神病人这一块,每年在区镇两级的投入资金都不少于一千万。

    “现在,我们也正在考虑建设精神病人中途宿舍。”该负责人介绍,建设中途宿舍的概念就是从医院康复出来再到中途宿舍,经过几个月的中途缓冲再放回社区,协助康复者建立规律性的生活与工作习惯,发展社交技巧和人际关系,帮助康复者们重新融入社会,适应社会。

    但好的消息是,南海已经在根据香港及国外的理念,将中途宿舍模拟成一个小社区,配套有医院,超市,工厂,市场等,“今年我们已经做了调研,调研报告也已递交政府,就看政府能不能立项了。”该负责人称。


    更多精彩:
    时时彩骗局 www.xyk666.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