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孕妇产检一切正常 产下唐氏婴儿医院被判赔81万

【发表时间:2019-08-12 22:26:08 来源:】

一次正常产检引发事故,让西安人何菊虹(化名)的家庭陷入看不到尽头的痛苦中。尽管产检“唐氏筛查”被医生告知“一切正常”,但孩子出生后被确诊为唐氏综合症患者。该病患的最明显特征是智力障碍、生活无法自理,精神发育迟滞。更让这个家庭绝望的是,对于唐氏综合症,医学界目前尚无有效治疗方法。

在高新区居住了十多年,2014年春天,何菊虹(化名)举家搬到了西安市长安区。

和原来的小区相比,新小区没有暖气,绿化环境也很普通。但卖掉旧房子,换来这套离市中心较远、价格便宜的新房子,腾出来一笔费用,可以给小儿子争取更好的康复治疗条件。至于住六楼没有电梯,她认为每天爬楼梯对儿子的康复来说也是一种锻炼。

何菊虹还给新房子找了好多优点,比如楼下就是幼儿园,再比如天气好的时候,从家里的窗户向南望,可以看到秦岭。

何菊虹六岁的小儿子陈成(小名)是一名唐氏综合症患者,智力残障、生活无法自理。何菊虹认为,这是由于医院和医生的不负责任导致的。为此,四年前她和丈夫将位于西安市健康东路上的这家给何菊虹进行产检的民营医院告上法庭。近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要求该医院赔偿陈成及其监护人各种费用共计约81万元人民币。目前,该医院已经上诉。

产检被告知“一切正常”

2008年底,当医生告诉她已经怀孕时,何菊虹41岁,是西安一家高校的工作人员。尽管已属大龄孕妇,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但何菊虹在和先生商议后还是决定要这个孩子,因为她和丈夫都太喜欢孩子了。为了迎接新生命的降临,何菊虹辞掉了高校的工作,她说想一心做专职母亲。

和所有的家庭一样,何家对于这个孩子的未来也有过美好的憧憬。

孕期四个月时,先生带着何菊虹到当地一家妇幼医院做产检。但医院当日的情景吓了她一大跳,从走廊到楼梯,到处都是待检的孕妇和家属,而且当天的号已经挂完。但那天,何菊虹的妊娠反应特别强烈,看着先生焦灼不安的状态,她说,要不我们换一家医院吧。

夫妻俩结伴到了距离家不远的一家民营医院。这家医院不仅离家近,而且就诊患者也少,很是安静。夫妻俩决定,从此选择这家医院进行产检。

2009年3月24日,何菊虹在该医院按产检程序做了“优生五项及唐氏筛查”。检查结果出来后,接诊的凌姓医生答复说“一切正常”。

尽管自己不懂医,但毕竟算是知识分子的何菊虹还是担心,因为她看到化验单上的数值和标准数值之间有差距。对此,凌姓医生解释说,你属于大龄产妇,所以这个数值显示是正常的。

50多天后,应何菊虹要求,医院再次做“唐氏筛查”的复查。化验结果出来后,医生依旧说一切正常,没问题。何菊虹问医生,为啥化验结果数值和标准值不符,医生告诉她说大龄孕妇的化验结果数值都偏高,让她放心好了。

何菊虹提出能不能做四维彩超,医生说四维彩超只能看到婴儿的外表,无法查验“唐氏”。心里总是惴惴不安的何菊虹随后又到其他医院申请做唐氏筛查,结果被告知已经错过最佳筛查时间段。忐忑过后的何菊虹最终还是相信了该民营医院的医生,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了,毕竟自己已经过了医学上认为的优生优育年龄。

解除了担忧的何菊虹开始规划未来。其实在她的内心中,她很希望这是一个女孩。因为家里的第一孩子是男孩。她甚至开始做规划憧憬,孩子长大后如何发展兴趣。

许多同龄人在看到待产的何菊虹时,都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一些姐妹闺蜜在向她送来祝福的同时,也都向她这个大龄妈妈表示由衷的敬佩。

医院确诊男婴为唐氏患者

2009年10月16日,小儿子出生了。

何菊虹说第一眼看到孩子的脸时,她的心头猛地一抖。因为孩子很明显偏瘦小,整个就是皮包骨头,而且好久不哭。医生小心翼翼地给她丈夫建议,去给孩子做个染色体检查。

染色体检查结果出来后,全家哭成一片。孩子被确诊为唐氏综合症患者,并伴有多种并发症。医生还说,唐氏综合症是由染色体异常(多了一条21号染色体)而导致的疾病。60%患儿在胎内早期即流产,存活者有明显的智力落后、特殊面容、生长发育障碍和多发畸形。目前全世界都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最好的手段是在孕妈妈生产前终止妊娠。

何菊虹回忆说,拿到化验单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万丈深渊。孩子出生5天后黄疸偏高,她和先生深夜抱着孩子到西安市儿童医院就诊。医生一看,让赶快住院。

孩子出生的时候正是隆冬,何菊虹的整个月子都在悲痛中度过。

孩子呼吸不畅,偶尔的哭声也非常微弱,不会自己吃奶,大小便也不哭。看到这些状况,她整天以泪洗面。她说自己都不敢想未来的路怎么走。

亲戚们看到全家如此悲伤,有人悄悄建议把孩子送往福利机构算了,甚至还有人说这样的孩子寿命都不长……当听到这些建议和意见时,何菊虹和先生都表示强烈反对。他们一致认为孩子已经很不幸了,不能再让孩子失去父母的疼爱呵护。

擦干眼泪,何菊虹和先生开始商量着如何接受残酷的现实。“他毕竟是我们的骨肉,既然人世间有他的存在,我们就要更加爱他,珍惜这段亲缘”,何菊虹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在何菊虹的记忆中,孩子由于没有抵抗力,在1岁以前几乎隔三差五就生病,或者上呼吸道感染,或者高烧不退。有时候肺炎刚刚愈合,又开始拉肚子。

有一天夜里三点多,孩子又发烧了,她和先生,抱着孩子到医院看急诊。医生看了看孩子的状况后,摇了摇头说抱回去吧,不用看了。

两口子大半夜抱着孩子回到家。先生痛苦地抱着孩子的头嚎啕大哭,何菊虹则把孩子的两只脚紧紧地搂在怀里哭作一团。

两口子不甘心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孩子等死。他们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反复给孩子物理降温、做按摩,喂退烧药。天亮的时候,孩子的高烧终于退了。这次死而复生,让何菊虹坚信儿子有着顽强的生命。她说只要自己和先生都好好活着,就一定要尽最大可能帮孩子康复。

由于并发症不断,2011年初,陈成又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手术,孩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时候,许多朋友都悄悄劝何菊虹和她的先生,说你即便花十几万救了他的命,但他还是唐氏综合症患者。

何菊虹执意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将孩子送进了手术室。

韩丹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更多精彩:
北京儿童游泳培训 http://www.zxyouyong.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