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北漂租房调查:月租跳涨千元 律师不愿接租房维权

【发表时间:2019-09-11 14:10:01 来源:】

  中新网7月15日电(记者 马榕) “不租房不搬家,不足以谈北漂。”把最后一包行李拖进新租的房子,小段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她来到北京三年第三次搬家,从北到南再到西,租金从八百跳至两千,行李一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五个,五个变成多半个金杯车。

  每到5、6月份的租赁旺季,数以万计的北京租房客开始像小段一样找房、搬家、迁移。近日中新网记者走访回龙观、天通苑等北京热门租住区域发现,讲起租房经历“北漂”们总有一肚子苦水要吐——房租太贵、找房太苦、市场太乱、维权太难……

  这些租房困境背后,一方面是租赁房源少但需求量大,卖方市场现象突出;另一方面则是租房市场秩序混乱,逐利心理下租房中介猫腻层出不穷。

  房租贵——

  部分地区同一套房月租金跳涨千元

  “再这样涨下去,明年就得搬离这个区域了。”在西城区荣丰2008小区租房的小段告诉记者,她和朋友合租的阳面小复式今年每月房租一下子涨了一千多块,去年总共不到四千,今年要四千八。而目前小段在一家IT网站,月薪也不过六千多,光房租就要花掉近一半工资。

  记者走访发现,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回龙观、天通苑、立水桥等区域房租确实均有大幅上扬,月租金涨幅几百到一千多不等。东城区继续保持租金最贵,大兴区涨幅相对较小、处价格低位。

  我爱我家中介小孙向记者介绍,有几十万外来人口租住的天通苑社区最近的房租攀上了新高点,距离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最近的北一区、北二区,一个八九十平米的两居室月租金在5200元到5500元左右,一个主卧也要2700左右。

  “去年要比这个价便宜几百块,但房价近5个月涨了6千多,房租不可能不涨,”小孙说。

  房价上涨致使更多业主卖而不租,房源供应缩减自然推动房租上涨。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向记者介绍,北京租房贵,主要原因就是外来人口增长过快,二手房供应不足。尽管此前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房企发展租赁业务,但住房租赁企业成本高,优惠政策力度有限,企业进入租赁市场的动力不足。

  如何在固定地段租到价位较低的房子?多位租房中介建议,最好的方法是避开“旺季”,在4月至5月和9月至10月北京租金相对较低的月份承租。

  找房苦——

  大中介垄断市场 小中介做“蚂蟥”

  来自河南的李明在北京工作近4年,多次租房的他发现了中介惯用的套路:在网上发布低价房源吸睛,当租客打电话咨询时便称房子早没了,然后把价格较贵的房子推荐给租客。

  李明向记者透露,有中介直接跟他说:“好的房源已经被大中介垄断,尽可能屏蔽房东信息,而很多小中介则从大中介手里代理房源,加价赚钱做寄生的‘蚂蟥"。

  记者发现,早几年还可以在58同城、赶集网等平台上找到的房东出租房屋信息,现在已经很少见到。记者随机拨打了三个标注“个人房源”的出租房联系电话,发现两个是中介代理,一个是二房东。

  “想从房东手里找房子真难,没有联系渠道,但找中介就意味着要多出一个月房租做中介费。”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成为“北漂”的李菲在西城区一链家门店支出了近一万元,其中包括两千多元的中介费。“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领到,交房租倒是先花了两个月的工资”。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并不认为中介的存在是件坏事,反而认为亟需搭建一个中介性质的租房公共平台,让租房市场走向规范化、平台化。实际上,正规、服务周到的中介公司正是国外很多国家居民可以放心选择长期租房的一个重要原因。

  市场乱——

  信息“黑洞”密集 陷阱防不胜防

  24%的租客曾遇到押金不退,24%被随意涨房租,18%遇到房东、中介拒绝维修,16%遭遇收租人卷款跑路……某互联网租住平台今年5月发布的《北京租房报告·租客篇》显示,北京有八百多万租房客,其中超八成曾租房被坑,相当于整个宁夏自治区的人口数量。

  记者在各大租房中介门店随机采访的十位租客,或多或少都有不愉快的租房经历。

  除二房东、霸王条款等硬性陷阱外,租客们认为中介有意制造信息“黑洞”的乱象更为常见且不易察觉。

  李菲告诉记者,6月份她曾在链家自如租过一次房,三天不到就无奈退租了,原因是自如管家有意无意“隐瞒”了一些租房信息。

  李菲称,链家自如管家为自己推荐了一套租户租期未到但想退房的房源,自己看着挺中意,随即交了一个月房租。但后续让李菲大失所望的是,自如管家以她是续租为由,拒绝提供在自如宣传广告中提到的一客一锁、免费维修等一系列服务,但这些服务的免除并未在在签约前告知,而租金却在前租客基础上涨了两百多。

  “既然是续租为什么要涨价?不是续租为何不提供服务?”在李菲多次质疑、投诉后,租金最终被退了回来。

  针对租客们反映的租房乱现象,严跃进分析,其症结在于很多交易缺乏审核和备案,都是私下进行。除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外,严跃进认为可以统一建立一个低成本透明交易平台,比如开发一个备案APP公开中介交易信息,以起到监督作用。

  维权苦——

  维权成本高 多数租客能忍则忍

  当被问及遇到租房侵权会怎么做时,记者随机采访的十位租客有着相似的回答,大多选择忍气吞声。一是因为维权太费时间又花钱,二是不知道该去哪儿维权。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也向记者透露,从律师角度讲,其实也不愿意接租房维权的案子。“标的金额太小,但凡有些资质的律师都瞧不上。”

  上述律师提醒,业主应在签合同前作坊防范,仔细查阅合同内容,谨防其中暗藏猫腻,以减小之后需要维权的概率。此外该律师指出,当前中介、房东、承租人的三方协议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即对中介提供服务的相关规定缺失。

  记者查阅租客小段提供的租房合同发现,尽管合同最后有中介签字,但在合同中却只字未提中介应该提供的后续服务,而中介费照样收。记者向该中介经纪人提出“中介费包含哪些服务内容”的疑问,得到的回复是“服务就是帮忙找房子”。

  对于租房维权痛点,谢逸枫表示,当务之急是要完善住房租赁立法,统一规范,以及建立定期的曝光机制。(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完)


更多精彩:
秀屿门户网 www.scxfny.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