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上海地铁小广告升级 透明胶带直接贴在车厢里

【发表时间:2019-09-11 10:16:13 来源:】
昨日,一张印刷粗糙的广告纸被牢牢粘贴在了地铁车厢内。 /晨报记者 殷立勤
昨日,一张印刷粗糙的广告纸被牢牢粘贴在了地铁车厢内。 /晨报记者 殷立勤

  晨报记者 钟 晖

  周日的下午,一列快要进站的轨交10号线车厢里,突然有些躁动。两名年轻人从前一节车厢快步走来,边走边动作娴熟地往乘客手里塞广告纸。有人显然司空见惯,不接手,广告纸飘落在地;有人好奇:“是个房产项目嘛?在嘉兴的,距离当地的高铁站还有8公里,还说什么距离上海一小时交通圈……”车刚进站停稳,两人下车而去,这时乘客徐小姐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被锋利的纸张划出了一道小口子。

  “最近车厢小广告回潮,抓捕、清除都较为困难。”本月13日,新一轮“地铁迎春四乱专项整治”已开始,轨道警方也参与其中。

  对于这样的地铁“顽疾”,除持续加强打击和处罚,如何发动乘客参与也许是个尝试方向。此外,也有乘客建议要从广告商一端加以监管。

  透明胶带直接贴在车厢里

  以前的老路数之一是不法分子将小广告塞入地铁车厢广告框内,而随着85%的地铁列车广告框改造完毕,不法分子也“推陈出新”。记者昨天在1号线列车上看到,一些打印粗糙的广告纸,贴在车厢车门两侧墙面上。而在2号线途经南京路、陆家嘴等车站时,上车散发广告者也不时出现,甚至有人趁乘客不注意,将黑广告塞入乘客拎包或塑料袋中。

  在4号线列车车厢内,乘客告诉记者,常常有人强行向自己发小广告,或者在车厢内随意张贴。这些广告不但会对车厢卫生造成破坏,还有一些涉嫌夸大、虚假宣传,误导乘客。在4号线宜山路站,记者在车厢内的广告栏内发现一张房产小广告。据乘客反映,散发小广告的人是前面几站上来的,“是一个小伙子,拿着一叠小广告,一扬手就在车厢内贴上了,他在车厢一路贴过去,脚步很快,动作很快,看来是做习惯了”。

  地铁执法三中队王队长证实了乘客的反映:“在遭到我们不断整治后,他们就在小广告后面使用双面胶贴或新型粘贴,粘性很强,一贴就牢。”记者试图去撕掉车厢里的小广告,并不容易。到达终点站后,地铁保洁人员也抱怨说:“这些贴小广告的,贴一张只要一秒钟,我们清理起来却很费劲。”

  打击在加大,“四乱”人员也更加狡猾,执法难度进一步加大。

  “地铁上这么贴广告好吗?对不起了,下车的时候我撕下来带出去扔掉了。别骂我手贱,真心看不下去。”不久前,一位微博名“林六月”的网友晒出了自己清理小广告的照片,一时引来点赞无数。她说自己在江苏路至娄山关路的车程之间,清理了四节车厢,撕下超过30张小广告。林小姐在微博上晒出了一沓厚厚小广告的照片,引来大量转发与评论。大家纷纷为其点赞,称其是“正能量”。

  地铁车厢有1至2个公告栏,乘客经常发现其中的一部分公告栏都张贴了售房广告,遮挡了原本放置其中的地铁线路图与其他广告。这些售房广告写着“6万首付”、“单价8500起”、“得房率88%”、“70年产权”等信息,红底黑字,颇为醒目。然而,广告上没有任何公司落款,仅有一个手机号,显得十分粗制滥造。

  被发现后竟跳铁轨逃跑

  晨报记者发现,在地铁车厢内随意散发的小广告主要以房产、旅游等广告为主,常见的发放形式包括随意散发、张贴以及插入车厢拉手。地铁执法人员表示,有时在一班车上,一位执法人员就能清缴四五十张非法小广告。但是,由于散发人员的流动性强,执法工作也面临着一定的难度, 当前对非法小广告仍然以清理为主。地铁行政执法总队工作人员还说,散发小广告的人中不少是被多次处理过的“熟面孔”,而且这个群体之间也有联系,往往这边刚抓到一个,线路上其他发小广告的人就能收到手机预警,然后将广告放回包里,摇身变成普通乘客。

  2号线世纪大道站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甚至有散发小广告者为了躲避处罚,慌不择路跳向地铁轨道。“有一天晚上,大约9点多,我们车站出现惊险一幕,一个男子在车厢散发小广告被执法人员发现,便拔脚开溜,我们和执法者一起追赶,他居然慌不择路跳入了地铁轨道。”事发后,地铁站台按照应急预案按下列车紧急制动按钮,执法人员很快将男子控制,地铁2号线运营并未受到影响。

  如何抓?热心乘客举报+联合伏击

  上午9时30分,从江苏路站登上11号线列车,身穿制服或便衣的执法队员在多个车厢寻觅“四乱”人员踪影,但列车开出多站仍未见人。而在随后的两列车上,晨报记者发现了大量刚散发的小广告,有的插在车厢内的把手中或散落在座位上,甚至黏贴在地铁车壁上。

  “散发者现在‘打游击’水平提升,发一批小广告立即坐到座位上躲避执法。”一位执法队员表示,头班车、上午11点后、晚高峰期间散发广告情况高发,已经增派人手。

  为伏击整治这些散发广告者,近期开始围绕新开通的换乘车站,管理方派出众多队员联合伏击。“比如上体馆站、龙漕路站等还加强了视频探头追踪,一旦发现目标立即加以追踪,有必要的话次日还会加派队员去执法。”地铁执法三中队王队长表示。

  采访中,晨报记者在两列列车上看到多名乘客出手协助执法队员,或者提供线索,部分乘客还亲手捡起散落一地的黑广告,甚至撕下黑广告给执法队员销毁。“破坏地铁环境,大家都很讨厌,我看到广告就要把它们撕下来。”乘客郑先生表示。还有一位马小姐表示,上车时看到一个车厢乞讨者以及一个10多岁的散发小广告者出没,已拨打了地铁热线举报,她手上也已经捡了厚厚一叠小广告。

  地铁执法大队负责人昨晚告诉晨报记者的数据是:这几日来共处理了散发小广告等“四乱”行为150多起。其中13日首日就查获“四乱人员”53人,其中乞讨33人,散发小广告10人,车站内设摊6人,非法兜售4人。相关人员均不同程度接受罚款等处罚。

  地铁各执法中队将长期与轨道公安开展打击“四乱”行动,并对乘客给予的协助和清理小广告等举动表示感谢,将重点针对乘客举报线索,增派执法队员伏击登车巡查。市民如果发现此类行为,可拨打地铁服务热线64370000或通过轨交幺幺零微信平台进行举报。

  如何罚?如“三进宫”可行政拘留

  上海地铁昨天透露说,对一而再、再而三被查获散发小广告者,可以对其实施拘留处理。近一年来,上海轨交行政执法大队已经查获地铁“四乱”人数超1.3万人,总罚金约66.5万元,其中查获的散发小广告的人数最多,达4400人,另外还协助警方拘留了64人次。

  “你违反了《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 第31条第7项的内容,根据条例第49条第3款,我们将对你处以50元罚款。”1月13日晚,在4号线宜山路车站办公室,执法者正在对一名违规发布小广告者进行处理。他提到的《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第31条第7项,内容涉及到轨交内所禁止的行为:“擅自设摊、停放车辆、堆放杂物、卖艺、散发宣传品或者从事销售活动。”所谓“第7项”就是处罚规定,即“可处警告或者五十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执法人员还在此人包内查获厚厚一叠的广告传单。“我姓刘,是第一次做广告散发,我不知道地铁内不能发广告,以后不会再来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做房产中介的,近阶段生意做不上去,这才想到来地铁散布小广告。在上海火车站上了4号线,刚坐了一站,发了一点小广告,就被执法者抓了“现行”。

  业内人士认为,包括散发小广告、设摊、乞讨等在内,车厢乱象屡查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违法成本偏低。实际操作中,对情节不严重的行为往往只罚50元,甚至遇到经济困难的当事人会以批评教育为主,威慑力相对有限。

  其实,对屡教不改的小广告散发者,可以实施治安拘留处罚,这个标准是第三次被抓获,就会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对其采取行政拘留等措施。

  采访中,有乘客向记者谈了一个思路:“以前对付马路上的小广告,有关部门曾使用‘呼死你’的方式,对做广告的人进行处理,有一定效果。现在地铁处理乱发小广告是否可以借鉴呢?我们只注重对乱发者的处罚,那些明知道违法的广告商,却无人去监管。”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更多精彩:
代刷网 http://www.daishuaba.cn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